澎湃辛闻

王一樵
台湾海洋大学助理研究员

我是明清史学者王一樵,关于古代宫廷“小人物”的日常生活,问我吧!

紫禁城的门禁真的像影视剧所呈现的那样重兵日夜把守,滴水不漏?清朝的“快递员”过着怎样的生活?我们时常在各种历史小说与宫廷戏剧中,读到或是看到生活在宫中的小人物。这群小人物中有太监、宫女、守门兵丁、驿递差役等。这些宫中人的日常生活在宫廷档案文献中颇有记载,他们的生活丰富而多采,不仅有其宗教寄托,也有喜怒哀乐,以及逃离宫廷,另觅人生的一面。
我是王一樵,明清史学者,曾担任台湾海洋大学助理研究员、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人文社会学院讲师。我长期从事明清档案的整理工作,研究明清宫廷史,社会文化史,以及东亚各国文化交流史。著有《紫禁城里很有事:明清宫廷小人物的日常》、《御供之鱼,极择新鲜:朝鲜皇室的生鲜鱼类食用史》等。关于古代宫中人的真实生活,欢迎大家一起交流探讨!
10k
澎湃辛闻 2019-09-0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3个回复 共4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Cooool2019-08-31

天天耳濡目染,小人物想从政有机会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oxford2019-08-31


到了清朝后期,皇帝和王爷们还会不会满语?

王一樵 2019-09-05

清代官方对于满文的使用情况,可以由官方文书档案来作为讨论的重要例证之一。许多涉及民族与宗教事务的重要官方文书中,都可以见到使用满文记载相关事件始末的记录。例如清朝官方寻访转世灵童方面,便是笔者曾经翻译过相关满文档案的一个重要相关事例。《清实录》记载,道光三十年九月前后,哈勒吉那等人奏报在青海卓札巴一带访得章嘉活佛转世灵童:
卓扎巴地方产生章嘉呼图克图呼毕勒罕奏闻一折。章嘉呼图克图。系勋旧有为之呼图克图。自涅盘以来。已历四载。兹据哈勒吉那奏称、所生幼童噶勒成楚克噜布、据扎萨克喇嘛爵木磋称、此子似识章嘉呼图克图之物。即系呼图克图之呼毕勒罕等语。朕闻之殊深欣慰。惟此子甫经九月。尚未能言……。(《清文宗显皇帝实录》,卷十七,道光三十年九月。)
但是《清实录》仅是简单摘要了哈勒吉那等人(姓名的满语转写: halgina)的汉文奏报。相较之下,哈勒吉那奏报在卓札巴地方寻访到章嘉活佛转世灵童的满文奏折中,对于事件的详细经过,则有更为详细的过程说明。哈勤吉那在满文奏折中详细报告,从道光二十六年章嘉活佛辞世,众人便奉旨寻访转世灵童,包括了章嘉活佛的弟子扎萨克喇嘛爵木磋(姓名的满语转写:jasaka lama jiyamatśo), 以及吹布臧呼图克图等人也在内,随同出访。一直到四年后,道光三十年八月十三日,奉旨四处寻访章嘉国师转世灵童的一行人等,才在吹布臧寺东边的毡屋(满语写作:maikan,也就是毡屋)中寻访到了一个才出生九个月的俊秀男孩子。(参见:故宫博物院藏,《军机处档.月折包》,文献编号:174684,道光30年09月18日,奏为访出章嘉呼图克图呼毕勒罕等由(满文))。
透过这一件满文奏折,我们可以知晓满文在道光朝处理民族、宗教事务上,依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清朝官方的公文书中,满文依然被使用在许多政务的处理上,提供朝廷各种重要的讯息,以供施政上的参考与依据。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请问您,宫里的人生活一辈子,那些小人物可以回归正常的人间生活?

王一樵 4天前

关于朋友们提的问题,我还是回到档案文献来作回答。太监等宫人平时可以告假外出,但是透过档案文献中的相关记载,可以得知应是以一日之内的有限时间。宫人们也必须遵守宫禁规定的准时返回。总的来说,宫人们采买东西,或是买卖人违禁出入宫廷的档案相关记载颇多,虽然很多的触犯宫禁的事例,但同时这些案件也是清代宫廷史的一个侧面,提供了我们有关宫人日常生活的详细记录。相关的事例如下:乾隆五十四年九月十三日,据总管太监王承义等呈报……。据李进成供,我是宛平县的民人,年三十九岁。乾隆三十八年五月间逃走过一次,后自行投回。司里将我交进,总管太监打了我六十板,拨在端则门当差。本年九月初三日告假出来买东西,晚了没得赶进门去。次日要进去又怕首领太监责打,一时胡涂就逃出西直门外,在青龙桥地方躲藏着。白日街上闲游,夜间藏居破庙。如今越想越怕拿获治罪,所以自行投回。在外并无为匪行窃,二次逃走自行投回是实等语。(参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乾隆朝内务府奏销档》,乾隆54年12月17日,418册,微卷页数:178-182,奏为拿获逃走太监分拨外围当差事。)某方面宮人們是一種社會的邊緣者,他們與宮廷可以說是離不開的一體兩面。幾位朋友問了類似的問題,我暫且用這個案例來作一個綜合的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oxford2019-08-31

明清皇宫中的太监和宫女们的日常主食是什么?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王一樵 2019-09-15

朋友提出的问题很有意思。蒙文通先生有言「事不孤起,必有其邻」。历史事件自然会涉及许多层面,除了大历史与大叙事之外,自然也包括了对于小人物的记录。事实上,「大礼议」之后,余波荡漾,嘉靖朝后续有关议订礼制之事甚多,涉及层面甚广。根据学人们的考订,史语所傅斯年图书馆收藏的《嘉靖祀典考》(现存十卷,共六册)一书中,应为明世宗所颁订,但各书目皆未收录撰著者姓名。该书中卷十收有明世宗所创「亲蚕礼」相关礼制详细规定,甚至包括嘉靖九年皇后主持「亲蚕礼」之际,以及当时陪祀命妇的详细名单。因此,透过这一本不着撰人的《嘉靖祀典考》,我们可以得一窥「大礼议」的后续影响所及,牵涉了一系列的礼制修订的具体详细过程。该书更提供了后续议订礼制过程中的一些详细名单,有助于学者研究嘉靖朝群臣们对于议礼的讨论。我们或许无法直接在史书中得知事件其中涉及的小人物,但我们还是可以由史料文献中看到事件的后续影响所及,各项礼制有了较大的兴革变化,以及参与礼仪与议礼活动中的详细名单。关于此书的研究,可以参见何淑宜老师的论文〈皇权与礼制:明嘉靖朝的郊祀礼改革〉。另外,北京大学图书馆另藏有旧钞本十七卷,亦可参看。我先简单提供答复,详细细节,我再整理后同各位朋友们交流,一起讨论。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2019-09-05

能出入宫门的太监宫女是哪些人?有哪些出入规矩(手续)?

王一樵 2019-09-13

清代宫廷的门禁出入管理上,采取的是腰牌的方式,作为管理上的凭据。但是透过档案文献,我们可以看到严格的宫禁之下,也会出现各种失序的意外状况。清代律法条文中,虽有明白侓例规定不得擅入禁城,相关规定上:「擅入紫禁城杖一百,加枷号一个月。」但实际上却时常发生任意出入宫禁之事。由于紫禁城的门禁管理上常出各种问题,也就产生了大量的相关记录,保存在档案文献中。例如出入禁城时,作为重要凭信的腰牌,也曾有遗失的案件发生。乾隆四十五年三月初九日,内阁汉本堂曾为皂役遗失禁门腰牌一事,特别写有奏报。根据《史语所内阁大库档案》中记载:「本堂皂役周亮,因传抄紧急,行走慌张,将原领出入禁门腰牌遗失。连寻数日,并无踪影。本堂复加询问,委系遗失。除将该皂役重责示惩外,相应移付典籍厅查照办理」。由于禁门腰牌一但遗失,事态严重,因此官员差役即要连日寻找腰牌,同时也会受到相应责罚。稍晚的记载中,嘉庆八年三月时,四川道御史费锡章也曾对紫禁城的宫禁管理特有奏陈,认为应该添设腰牌,严格管理人员出入等:「紫禁城内环卫森严,理应格外整齐。然舆夫匠役等任意往来,毫无顾忌,出入自如,非严密之道。应请添设腰牌以严出入,以资考查」。嘉庆五年十一月下旬前后,嘉庆皇帝曾经颁有特谕,指明军机处秩序混乱,拥挤多人,致使折稿内容成为街市澎湃辛闻辛闻,任人信口评评。谕旨中写道:「台阶上下,窗外廊边,拥挤多人,折稿未达于宫庭,澎湃辛闻辛闻早传于街市,广为谈说,信口批评。自今日起每日着都察院科道一人轮流进内,在隆宗门内北首内务府官员值房监视……。」类似的宫禁废弛的事例,并不少见,嘉庆年间也发生有守门侍卫兵丁私下借用腰牌的档案文献记录,可见门禁管制出现松懈的情况。(参见《史语所藏明清内阁大库史料》,文献编号:215158-001。)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澎湃辛闻辛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5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央行并非为了发数字货币而发数字货币,不是为了赶时髦,不是为了创造风口,更不是要重塑或颠 覆现有的金融体系和支付清 算体系,只是顺应全球范围内货币电子化、虚拟化的大趋势。所以,不对现有金融体系带来剧烈影响,是央行在试点数字货币过程中着重考虑的问题,以此为原则来选择技术路线和推广试点方案。
不过,影响肯定也是有的,简单列举几点:
(1)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可以大幅降低现金保管和兑付的压力。比如对ATM机的维护和安装需求,会进一步下降,满大街的运钞车,也会逐渐成为历史记忆。
(2)数字货币具有可追溯特征,控制资金流向将变得更简单。比如说,现在银行很头疼贷款资金流向,本来贷款装修房子的,可能去买房了;本来贷款买车的,可能买了股票,给贷后管理和风险控制带来很大压力。如果是央行数字货币,每一块钱都可追溯,借款资金用途挪用的现象会大大降低。说到这里,大家不难发现,有了央行数字货币,隐私保护的问题会愈发凸显,毕竟,很多场景下的资金流向都是隐私,没人希望自己的财务进出是透明的,所以,对现金的需求、对传统电子支付的需求,依旧会广泛存在。
(3)数字货币的渗透是渐进的。数字货币,离不开信息基础设施的支持,其应用场景具有局限性,特定的场景下,依旧需要现金。所以,从机制上看,央行必然是现金和数字货币两条腿走路,现金的使用会下降,但会一直存在。
(4)就普通老百姓日常使用体验看,数字货币的保存与支付交易,与当前的电子支付体验不会有实质的区别。我国已经建立起发达的电子支付生态体系,用户的支付习惯也已养成,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会顺应这一习惯而非强行扭转,所以在使用体验上,不会刻意追求变化,也不会允许有显著变化。
关于澎湃辛闻 在澎湃辛闻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辛闻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辛闻辛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