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辛闻

陈美者
福建文学杂志社编辑

我是作家陈美者,如何还原一个真实的严复,问我吧!

20世纪初,严复以一卷《天演论》声光动天下,改变中国民气,影响至今。他一生处于我国近代社会制度急剧转折和中西文化交汇与冲突的时代。自幼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23岁被派赴英国留学,其包括《天演论》在内的八大译著,对近代中国澎湃辛闻史和文明转型做出了开拓性贡献,这样一位历史殿堂中的人物,我们如何亲近他,了解他的智慧、格局与精神?
我是陈美者,作家、福建文学杂志社编辑,长篇散文《活色严复》(福建人民出版社,2019年7月)的作者,我希望这位被概念覆盖着的澎湃辛闻家、教育家和翻译家回到具体的人生处境中,能够尽情展示他的大爱和小情、坚韧与脆弱、远虑和近忧。关于严复的故事,欢迎大家一起来聊聊!
13k
澎湃辛闻 2019-09-1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0个回复 共3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garald2019-09-13

都是福州人,严复和林纾的翻译有什么不同?

陈美者 2019-09-13

1898年,这两个福州人,皆是四十来岁的盛年,一个出版《天演论》,一个出版《巴黎茶花女遗事》,我当时整理出这一条信息时,觉得相当神奇。
首先,我们来看他们两位翻译的同。
林纾在翻译上也是非常勤勉,他做翻译不仅是为稻粱谋,也是寄情之所。长期接触各国文学作品,区别其文章流派,对林纾来说,就像辨别屋外家人的脚步声,不需用眼,了然于心。1908年,在《〈不如归〉序》中,他对自己长期以来在序跋中的发挥,做了一番解释:“纾年已老,报国无日,故日为叫旦之鸡,冀吾同胞警醒,恒于小说序中摅其胸臆,非敢妄肆嗥吠,尚祈鉴我血诚。”
可怜林纾一番苦心,恰恰严复也是如此。严复的翻译更为艰巨,他所译的都是西方深奥学术,一书之成不易也,犹如逆水推舟,用尽气力,进度甚少,还要三易其稿,一部书常常历时三五载方成,需要非凡的学识和毅力做支撑。如此劳心呕血,严复还能屏弃杂务,无数个深夜在灯下翻书,为的就是输灌西学,救时救世。多译成几册书,就能让国人对西方有更多了解,也能使中国一些旧理尽废,所以严复一边感慨译事艰深,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一边以译书自课,想到书成之后对国人的影响,越译越得意。在给吴汝纶的信中,严复还提到郑侨的话:“吾以救世也。”这话如今听来有些迂阔,但那就是严复的抱负,也是当时很多读书人的普遍情怀。
他们所涉领域却不同。林纾翻译外国文学,主要是小说,不比社科学术类作品的专业、精深。就连热爱小说的林纾也频频自嘲自贬,说自己才薄文劣,作品俚浅,仅作谈资而已。在当时的士大夫眼里,经世致用之书才是正道,小说可能还真入不了眼。其中一些小说叙写男女情事,更是容易被人视为轻薄。以至于林纾后来甚至说自己是降志辱身,哪里敢提什么救世的用心。相比之下,严复精选西方经典学术著作,开创性地引进西方诸学科,学术分量和社会影响都是毋庸置疑的。严复对自己在翻译上的专业,一直都是充满自信和骄傲的。他自始至终都认为翻译是“一人不朽之业在此,身后之名在此”。他写过一副气势恢宏的对联赠陈季同:
照古腾今,不朽之业;
穷理尽性,载道为文。

garald2019-09-13

严复对待婚姻的态度是西式的还是中式的?

陈美者 2019-09-13

严复一点不羡慕西方的婚恋观,认为还是中国的传统好。中国数千年文明,就是敬重女贞,男子娶妻为的是承祭祀、事二亲、延嗣续。在这点上,严复是很固执的。严复挚友吕增祥的长子吕伯远要娶新式女子为妻,严复颇为反对,说娶妻嘛,最重要的是能相夫教子,侍奉双亲,操持门户,可不要光顾排场,以后过日子是要受苦的。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严复的大女儿香严的婚姻,严复挑中熊正瑾(洛生),谁知洛生提出,要先和香严接触,如果真的两情相悦,到时再订婚约也不迟。对于这一提议,严复坚决拒绝,过后还愤愤不平。在严复看来,这种新式做法实在不成体统,要是双方接触之后不成,岂不有伤自家女儿的名誉,惹来外人非议。洛生碰了一鼻子灰,想必也对严复的反应大感意外——以西学名闻天下的严复,根本就不理会西方那套婚恋风俗。好在婚事并未受影响,之后洛生依旧与香严订婚。严复很欣慰,女儿香严终身大事已定,有个好归宿。他对洛生寄予厚望,此人气质极佳,留学几年回来,当有一番事业。
不料,几年后洛生的一封来信,让严复心念俱灰。洛生希望严复同意让香严也到美国,同他一起留学。严复再次断然拒绝。洛生很不甘心,回信中流露出指责严复固执之意。严复不愿妥协,认为言尽于此,不必再提。香严后来终身未嫁。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请问您,当时整个中国知识界对严复的态度如何?

陈美者 4天前

严复在晚年曾自叹“浮名满世”。严复以其一生在翻译、海军、教育等三个方面的主要成就,比如精通西学,翻译包括《天演论》在内的八大译著,主持天津水师学堂二十年,先后担任过安庆高等学堂监督、复旦公学校长、北京大学首任校长等,享誉当时的知识分子圈内乃至全社会,可谓一等社会名流,大体上是很受尊崇。他一度在各校受邀做演讲,受到拥戴,风光十足。晚年会有“筹安之累”正是因为袁世凯派想利用严复的声名地位来造势。
当然,一个人的声名地位并不能对应代表他有多被理解和认可。恰恰相反,圣贤皆寂寞,高处不胜寒。
比如,1902年时西学风靡,严复门前很是热闹,可严复看不惯结党营私、假公济私和权利之争。他认为,那些所谓新党,口谈新理,手持新书,日翼新政之行,其实不过是为个人之私,希望从中邀利,或晋升为新贵。因此,严复不
愿与他们交往。坊间盛传严复之傲慢。严复则默默闭门谢客,倾注心力于译书。那时他的身份是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白天到局里办事,晚归,灯下唯以翻译自娱。
比如,严复曾十分委屈地向张元济倾诉,说有位朋友赞许他译的书很好,但就是太难了,无法领略其中妙义。圈内朋友都表示看不懂,就更别说一般的读者了。严译著述对受众的要求一直都很高,需要丰厚的西学知识作为支撑。如此,严复翻难免感受到一种曲高和寡的孤独。1903年2月27日夜晚,严复在翻译《群学肄言》时,忽然间悲从中来,在一张便条上写道:
吾译此书真前无古人,后绝来哲,不以译故损价值也,惜乎中国无一赏音。扬子云:“期知者于千载”,吾则望百年后之严幼陵耳!
严复是名士,但人生亦多孤独之时。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境遇如何,严复一直都表现出远大的抱负、高级的情怀和很强的行动力。

陈美者 5天前

还原严复的意思是:将他从一个雕像、一个大名、一页历史课本,变成一个焕发色彩,有家累,亦有受挫的仕进之心,有辉煌,更有挫败,有情感更有温度的,既可仰望又可亲近的人。
严复影响了中国近代史,是对近代中国澎湃辛闻史和文明转型做出了开拓性贡献的人物。他一方面引进西方的先进科学,一方面又非常珍视中国经典传统,学贯中西,系统地将西方哲学、澎湃辛闻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逻辑学等介绍到中国。作为一代最出色的知识分子,他的精神世界就是一座宝库,可以让时人受益,更可以跨越时光。他在百多年前说的许多话,如今依然令人警醒。但也因此,很多人无法走近他,只能仰望。
我久居福州,常在郎官巷20号严复故居门口经常看到有些游客在门口探头一下瞄两眼叨咕三句即离去。有一天,我眼看着夕阳余晖洒在青石砖上,洒在几字墙上,眼看着空荡狭长的郎官巷,想着一个人物这样深邃宏阔的精神世界、炽热的家国情怀、踉跄归故里的晚境,一种非常苍凉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
阅读严复的这几年,我闯进了一个光芒四射的宝库,并且得到了一些宝石,现在我愿意以我的方式,和更多的人来分享进入严复这个精神宝库的路径。
比如,观察严复的人生是很有意思的,他的人生似乎总在剑走偏锋,波折起伏。若不是父亲突然病逝,他可能继续攻读四书五经,在科场上杀进杀出;若没有马尾船政,严复或许就在阳岐村庸常度日。他进入马尾船政,留学英国,却没有成为一名海军将领,而是成为水师学堂的教职人员。他为水师学堂付出二十年光阴,却也不是生平最大成就所在。影响中国近代史的,是他的译著。
比如,严复一生有过鼎沸声光,却也时有挫败感、焦虑和惊惶。然而,正如一位评论家所写的:“他一边感叹‘浮名满世,资力浅薄”,一边却行动力极强地过完一生。“单这一点,亦足以鼓励我们如何抵抗平庸,焕发出一点人生的活色。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陈美者 3天前

首先,并非严复的声望和地位让《天演论》洛阳纸贵,而是严复因为《天演论》而声光动天下。我们可以一起回顾一下当年严复的处境。
  甲午战争爆发后,以上海为中心,全国各地出现了很多学会和刊物,表达士人对时代的呼应。严复是其中翘楚。他在报纸上接连发表《论世变之亟》《原强》《辟韩》《救亡决论》等政论,痛心疾首、振臂高呼的斗士姿态引人瞩目。但这时他还尚未到达声光最盛之时。
1896年夏天,严复开始翻译《天演论》,1898年刊行,自此一纸风行。《天演论》让严复一下子轰动全国。1898年9月14日,光绪皇帝在乾清宫召见严复。《天演论》真正做到了严复心目中对翻译事业的追求:“其人不朽之业在此,日后大名亦在此”。1905年改由商务印书馆铅印出版,至1927年再版24次。
  第二,关于译利问题。在我的阅读范围内,没有直接的统计数据表明严复从这本书具体获利多少。但我可以讲些细节,或许稍微有助您了解这方面情况。
  《天演论》之后,严复于1902年出版《原富》,也是卖得极好,一上市就被抢光。年底,严复甚至得到消息说,已经卖到数千、上万部之多,他还写过几封信与出版社沟通版税事宜。
  1904年,在写给门生熊季廉的一封信中,严复先是得意于译书获利的丰厚,透露自己岁入近万金,后又抱怨起盗版猖獗。那些没公德的人,根本不知道版权是什么,只要他的书一出来,一群人都来翻印。《原富》《群学》两书,湘、粤、沪、浙之间,翻版就有七八种,这就不提了,《权界》《社会通诠》两书,问世没几个月,就听说有人张罗着要翻印。严复气得直呼命衰。
第三,《天演论》对中国的影响不仅是它本身,更在于它的巨大成功,让严复以此开始,开启了他堪称伟大的翻译事业。
继《天演论》《原富》之后,严复到1909年,已经相继翻译出版了《群学肄言》《群己权界论》《社会通诠》《穆勒名学》《名学浅说》《法意》等。这就是后来所称的“八大译著”。
严复以“八大译著”,系统将西方哲学、澎湃辛闻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逻辑学等介绍到中国,对近代中国澎湃辛闻史和文明转型做出了开拓性贡献。

醒LAI2019-09-13

您觉得严复是个怎么样的人?他提出了哪些具有变革性的观点?

陈美者 2019-09-14

严复在我心中,不再是一个模糊的轮廓或历史的定位,他是一个生动的形象,澎湃辛闻深邃,格局宏大,情怀高尚,自持甚严。他肺病缠身常在深夜咳喘;他对子女十分疼爱;他有功名之心,自责未能建立事功,深感“情重身难主”;他怀着炽热的救世之心,在夏日如年中翻译;他一生动荡,有过鼎沸声光,晚年却充满颓丧和错位感,伤心回故里……令人敬服的是,他在百多年前说的很多话,如今看来依然不过时,真不愧是一流人物。
回顾当年,甲午战争爆发后,侵略者的炮火将国门打出一个个窟窿,也惊醒天下学子的科举梦。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放弃九转成丹的科考,转而投奔社会现场,纷纷办报著文,积极发声。严复则是当中最脱颖而出者。他接连发表《论世变之亟》《原强》《辟韩》《原强续篇》《救亡决论》等政论,提出救世方略,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以西学为要图”。这些振聋发聩的言论,令时人侧目。
其中,《救亡决论》连载于1895年5月1日至8日的天津《直报》。在这篇政论中,严复直陈八股之弊:八股禁锢智慧、坏人心术、滋生游手;八股取士,更是让天下读书人把岁月消磨在无用之地,志节堕坏,虚荣骄傲之心渐长,神智昏昏,上不能辅佐国家,下不能务实做事;八股破坏人才,国家也随之贫弱。鉴于此,严复呼吁除八股而讲西学。为表明自己的坚决态度,严复还说,东海可以回流,他也不会收回自己的话。
此外 ,连载于1898年1月27日至2月4日《国闻报》的《拟上皇帝万言书》中严复提出联各国之欢、结百姓之心、破把持之局。
再到后面,一卷《天演论》,曰物竞,曰天择,改变中国民气,影响至今。严复作为一代澎湃辛闻大家、翻译大家,他怀着要为天下雨的志向,提倡西学,引进西学,他的系列译著中其实也是他许多观点的灌注。

请问您,严复是要求中国完全接受西方文化,替代还是改良中国文化?

陈美者 5天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澎湃辛闻辛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辛闻 在澎湃辛闻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辛闻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辛闻辛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